|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在村里招揽人心[二][原创]

“张大叔,这真是二叔的错!但现在他负责这件事,我不能不服从。”陈琳很有礼貌。“唉,如果你父亲在这里,那就好了!”张跛子叹了口气,“你二叔,嘿……”他似乎不敢继续下去。陈琳知道有戏,故意领他说话。“张大叔,我听说偷鸡贼是澳大利亚人带来的假坤?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吗?我也认识几个领导。我会帮你举报这一愤怒!”说起瘸子,张某感叹道:“天很黑,我看不出他长什么样子!那天我看见他偷鸡了。我只是大喊一声。没想到,他一拳把我打倒在地,自称是宋元文王的前卫。我没看他是澳大利亚人还是什么人,但他没有头发!”

现在陈琳心里有个底:陈青是对的:99%的坤人都是假的。他不敢说澳大利亚人是否有皇家卫队的官职。然而,澳大利亚人只有“温主席”。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文王总统”。愚弄和吓唬一个乡下人是可以的。对于像他这样去过岭澳的人来说,这是假的。至于没有头发,秋晓完全正确——他头发太少,根本买不起发髻。“在我看来,偷鸡贼可能不是澳大利亚人……澳大利亚人有坤发、短发,但不是秃头……”

“哦,我真的很困惑!”张是个跛子。人们并不愚蠢。早就有人说偷鸡贼是玄大师的知己秋晓。然后他按照自己的话说:“澳大利亚人很善良,很富有。即使他们想吃鸡肉,他们也买不起……”就这样。只是张大叔,你是受害者,经常抱怨抱怨。二叔真的对你太好了。这不是我们陈家。

这是你内心的象征。拿去吧。过几天我会感觉好些的。我们回去工作吧。丝绸店需要你的老主人——虽然你这些天没有工作,但我会照顾会计室,给你一半的薪水来维持生活。“谢谢九爷!“张拉梅喜出望外。陈琳的柔声细语让他感觉好了一半。据说这些天他仍然可以赚到钱,这对太阳从西方出来来说是一件好事。他不顾眼睛的肿胀和疼痛,迅速站起来敬礼。”哦,你现在搬不动了。“不要客气,”陈琳说张大叔,你以后要为陈家的丝绸店担心很多。"

“是的,我明白了。有了你的第九位师父,陈家的产业是无法打破的!”张拉梅把陈琳送走了。他的妻子进来打开了纸袋,但里面有一袋由广州著名药店陈丽吉生产的“清火定喘糖”。这实际上是一种药用糖。它使用川贝和其他药物来缓解哮喘和咳嗽。张拉梅在染色车间工作很长时间,患有呼吸道疾病,症状很严重。“这是件好事,”张嫂惊讶地看着糖袋说。“上次我从吴家听说平喘止咳是最有效的。我晚上睡不着,包括一个很慢的。”虽然这东西很好,但价格不便宜。张拉梅一直是个赌徒。除了扣除赌债,他的收入只够吃饭。

“可惜不是酒……”

“酒!酒!酒!你是怕自己喘不死是怎么的!”张嫂子骂道,“郎中说了,你这喘症最忌喝酒!你要喝死了也就拉倒了!老娘还少受些你的折磨……”骂着骂着,心里越来越气,竟哭了起来。

张瘸子却是满不在乎,他慢慢地爬上了竹榻,心想,这宣老爷真不是个东西!当初说要好好待咱们这些外姓工匠的,没想到到最后还是一码事!倒还是九爷,和他爹一样是个善心人!

陈家叔侄之间的微妙关系,其实他们都看得出来,原本陈宣靠着女澳洲人的势力隐隐约约占了上风,但是陈霖这次回来显然又拉到了大靠山。

这叔侄二人怕是要围绕南沙有一番争斗。

从心里说,张瘸子是希望陈霖上位,毕竟陈霖父子二人待大家都不错,为人也正派。

陈宣呢,上台之后给了外姓不少的好处,但是这个人素来心术不正,眼下是为了拉拢大家,真要是给他坐稳了,还真不好说会怎么样。

丝坊这些织工,一个个还鬼迷心窍的跟着陈宣,只怕日后没个结果……

过了几日,坟院里聚集了十多个青年,这都是陈霖陆陆续续从各家帮他找来得。

除了几个他的“死党”之外,也有七八个对南沙现状不满的青年。

原本他想让在族里素有人望的三叔来主持会议的,但是三叔说要他“学着应付场面”。

想到这里他只能强定心神,把自己事先想过的话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见人来得差不多了,他示意陈清出去望风,又把窗户板都放下,这才道:

“诸位爷叔兄弟侄儿……”来得虽然都是年轻人,但是辈分却跨了好几代。

“小弟前些日子得了个机会,去了澳洲人治下的临高。

这一去,真正是大开眼界……”

众人平日里在这香山县里的农村,日子过得平淡无聊,无非是种地干活。

近几年地方不平靖,村里又被乱兵洗劫,家家户户的日子都过得艰难。

原本仅有的一些娱乐消遣活动也都无形中取消了。

只能聚在一起闲话讲古作为消遣。

澳洲人虽然就在他们村里--还是非常稀罕的“女澳洲人”,但是实话说,大家对澳洲人的情况还是所知甚少,只能从平日里的接触中大概知道一星半点,对澳洲人治下的临高是什么模样,更是有着许多的揣测和传言。

陈霖去了临高,这亲身经历自然不同凡响,被他一提,众人便来了兴趣。

便要他讲讲。

陈霖见大家来了兴趣,先把自己临高之行的所见所闻东拉西扯的详细谈了一番:什么可载运千人,运用水火之力铁梯车;一天纺织千尺布料却只要一个女工的织机;夜晚灯火璀璨如同银河的的东门市……还有百货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很多商品别说他买得起买不起,连见也没见过。

这一番“临高见闻录”吹嘘下来,年青人一个个已是如痴如醉,心向往之,恨不得马上就能去临高看看。

接着,陈霖又开始吹嘘起临高的收入了。

这个倒也不算是吹牛,元老院工人的生活水平之高,在17世纪的中国是一骑绝尘的存在。

广东米粮不缺少,顿顿都是米饭,天天有鱼虾对这些陈家子弟来说这还不算太有震撼力,但是十多天就能吃上次肉,这可就有杀伤力了。

“……九叔!你这是吹牛吧!六七天就有肉吃!一家一户也就算了,几万户工匠要吃肉,那得杀多少猪羊!”

“有没有吹牛,我们村里的澳洲职工也有不少,你们有机会问问他们就是了,是不是每六七天就有肉吃?”陈霖笑道。

“说来也是……我爹就在丝坊帮他们采买,这些人每十天就要买半口猪打牙祭呢!”有人说道,“每回丝坊做工的也能沾点好处!”

“伱看,我没吹牛吧”陈霖见有人凑趣,兴致更浓,见大家都有了兴趣,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诸位,我们这些后生仔虽说辈分各不相同,可是在家里总是‘幼’,要做什么都得看家长的脸色,家长不许我们便不能要。

非得熬到胡子长出来,才算几句话有人听了。

可你们知我这回去澳洲人那看见了什么吗?”陈霖虚开始故弄玄虚。

“看到了什么了?”

“我知道了!澳洲人都不留胡子!”

“莫非都是年青人掌权?”

……

紧接着陈霖就把他与陈小兵相见时的情景绘声绘色的讲给了在座的后生仔,又慷慨激昂的说道:“他与我们年龄相仿,都能做到澳洲人的官儿,管着许多大掌柜按照澳洲人的计划行事”

这话正挠在这群年青人的痒处,一时间屋子里闹哄哄的都是议论之声。

澳洲人多是年轻人,这一点他们早就发现了。

且不说来李首长就是个年轻女子,她带来的假髡,也包括最近随着陈宣叔侄回村的假髡们,大多都是年青人。

特别是这次来得四个青年男女,除了男子年龄稍长之外,三个女仔都是不满二十的少女。

“……这次随我来得几位,几个女孩子都不满二十,却都是澳洲人能工巧匠,会建造工厂,会开机器。

你们说说,他们是人,我们也是人,难不成我们就不行吗?”陈霖慷慨激昂地说道,“如今正直风云变幻、改朝换代之际,我等少年儿郎大可做出一番丰功伟绩让乡亲们刮目相看!”

“行自然是行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行!”有人呼应道。

“霖叔说的对!澳洲人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跟事先沟通好的一样,其中他的一个死党立马在这时候立马应了一句,把气氛再次推热。

紧接着边上一阵叫好,“霖哥,要做什么我听你的!”其中一个人说道,大家便跟着附和。

“大伙也知道,如今丝坊是二叔在掌管,经营改良丝业之事,小弟也从中协助李元老办事。

不过这改良丝业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如今族中不少子弟都无事业可做。

正好此次去临高,听闻澳洲人有意去在广东开办棉纺厂,地点便选在香山县……”

(本章完)

-----------本章节结束------------------------------------------------>>>

[ 上一章 ] | [ 下一章 ]

宋北云

大国重坦

发表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