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我,元芳?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拦截?[原创]

“李将军,你迟到了。”左周看着四散逃窜的清军,多尔根被剑刺死。他心里没有起伏,只有一个念头。嗯,估计清王朝已经结束了。这位黑衣中年男子上下打量着左周。他以前听过很多,但这是第一次见到他。仅从外表上看,他真的看不出这个年轻人的力量。左周也回头看了看对方。他穿着黑色衣服,带着一把黑色的剑。他的风格是统一而冷淡的。他的外表很普通。关键是他独特的气质。“普通剑术”“哦?”

“剑意很强”和“哦”,这是左周和中年黑人之间唯一的交流。这位身着黑衣的中年人似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左周也不想知道任何事情。黑衣中年人打扫了战场,左边的船起身飞走了。一切似乎都不存在。明朝时,朱启镇插的剑被朱启镇忽视了,朱启镇有点尴尬。他一开始就看到了华沙剑。赵正死后,剑落入李元芳手中。毫无疑问是谁杀死了朱奇镇。

毕竟,没有人能从李元芳手中夺走华沙之剑。这非常令人不安。毕竟,朱启祯是明朝的皇帝。虽然他被俘并被称为“门”,但这可以看作是第一次失去国王。嗯,也许以后不会有人了,但他的身份仍然无法否认。如果一个国家的皇帝被杀了,他无论如何必须向全国人民交代,否则这件事可能会成为其他人批评他的理由。朱镕基忽视了他是通过政变晋升的。虽然他也打算在危险面前受命,但由于他担任这一职务,他不希望其他人通过政变取代他。但是李元芳是一个邪恶的明星。谁敢挑衅?“陛下用不着这么难过。魏晨曾见过李将军。我看,他不在乎这些名声。毕竟,他背上有皇室的命令,所以他不介意再加一个。

好吧,但我们不能把这个加到他身上!“于谦的话让朱大吃一惊。他想到了宋徽宗的事情,但宋徽宗的事情与现在不同。当时,朱大吃一惊,但他也在场。他清楚地知道宋徽宗决不是被李元芳杀死的。他主动帮人提壶。”艾青怎么想?“陛下只需如实描述他所看到的。至于李元芳是否承认自己是凶手,由李元芳决定。”朱先生不屑一顾,惊呆了。这真是一种掩耳盗铃的行为,但……有时也是一种装傻的方式。

只要李元芳有一天不承认,他的生命就不会落到他身上。他不需要向大秦解释这件事。至多,他想让未来的明朝把一个案子挂在一起。“那么……我们就这么做吧。让我们公开朱旗镇华沙剑之死。根据正常的案件处理,悬赏提供线索或抓到凶手官职的人。好吧,我也想看看谁敢提供线索,谁想挑起明秦矛盾。”就这样。如果有人想调查朱奇镇的死亡,他必须拿出确凿的证据。如果没有,那就是诬告,如果你有能力,去抓那个囚犯!“军队集结,我们夺回了这座城市。那么,杨将军的伤势如何?”朱棣文不屑一顾,看着身后一直陪伴着他的杨铁心。

因为其守住了清军不止一次的进攻,在加上为人刚正不畏生死,对明国忠心又从九曲黄河阵中救下了众人,因此得到了朱无视的伤势。

如今官位提升了一大截,而原本的蔚城城主则在官兵百姓们蔬菜鸡蛋输出下被砍脑袋,好多大臣求情都没有保住。

“回禀陛下,微臣伤势未愈,恐怕……”

“杨将军谦虚,如今的多尔衮乃是丧家之犬,随便几千人也就能够将其驱赶回清国了”某将领突然间哈哈笑道,言语间都是对杨铁心的推崇。

杨铁心有点懵,清军的士气就是再差,那多尔衮也是地榜强者啊,我去追不是有包子打狗了?自己跟这些将军好像没有仇吧?

“微臣举荐杨将军为主帅,杨将军英勇无敌定然能够收复失地”

“微臣也举荐”

“末将也一样!”

“……”

杨铁心懂了,这特么是自己惹众怒了?我守下了蔚城难道还有错了?

于谦见状眉头深锁,“杨将军之前守城劳累,又伤势……”

“好,杨将军的威武朕是亲眼所见,朕与你精兵两万,衔尾追杀多尔衮,收复各处失地!”

于谦的话还没有说完,朱无视已经拍板决定,至此于谦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杨铁心低头领旨,却是渐渐有点明白了,这是陛下在让他自污啊!

记得之前杨铁心曾经让探子去桐城请求支援的,但却见到了原城主就跟在于谦身后,说明其定然是有背景的。

后来探子不敢乱来,援军自然也没有找到。

然而令人惊讶是,他竟然守住了蔚城!

如此一来他在蔚城百姓士兵们的心中形象越发高大,这种事听起来就很让皇帝忌惮。

一城军民只知将军却不知陛下,这也幸好是朱无视算不错了,若是换成朱祁镇估计都斩了。

然而要说不忌惮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让他先杀原城主笼络一些人心,让自己的形象进入蔚城军民视野。

然后又让他做这注定会失败的任务,好让百姓之道,这杨将军也不是什么战无不胜的。

想到这里,杨铁心却是松了口气,如果仅仅失败就可以的话,那真是太简单了,老子隔着八百里开外射一箭,然后就说差了多尔衮一招便是。

“末将遵命,一定不负陛下所托!”

朱无视点点头对杨铁心非常满意,他就缺这种技能体会圣意又有能力的臣子,看来这杨铁心可以重点培养一下。

这一幕清晰的被于谦看到,可笑那些将领还觉得排除异己成功了。

……

明国的变化可算是拐了个大弯,然而这些事情却并不是清元两国百姓所关心的事情。

他们更在意的是自己未来的生活……

元国,皇室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整个元国部队群龙无首彻底陷入了一片混乱。

而就在这个时候,可以说皇室唯一的幸存者赵敏郡主发来了命令,所有部队紧守城池不出,一切待其回来之后再行决断。

如此简单的命令自然不会有什么效果,尤其是很多野心不小的人,他们更是毫不在意。

毕竟整个皇室都没了,只剩个女娃娃能够有什么用?

然而,那把垂在皇室头上的铡刀却让所有人退避三舍。

元国皇室为何没了至今也没有个定论,但凶手只针对元国皇室却是不需要争辩的事实。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们篡位的话,这把铡刀会不会落在他们的身上?

谁也不知道,所以如今大家的想法就很简单,得找个人试试,而赵敏无疑就是这个最好的人选。

因而,赵敏几乎只用了一封信就将混乱的元国给安抚好了,整个过程看的大家都懵逼了好久。

“这难道就是气运的作用?还真是神奇呢!”

江玉燕调笑的挑了挑赵敏的下巴,越发觉得这妹纸很诱人,若自己是个男儿身,肯定就当场享用了。

赵敏轻笑拨开江玉燕的手,“也不全是气运的作用吧,只不过是符合逻辑人心而已,应该算是一种巧合,我猜气运的作用只是放大一件事正反馈的几率吧”

江玉燕依旧保持微笑,以前她们是共同谋划的合伙人,如今元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一下子就占据了主动,然后她就爱上了这种将对方掌控在手心的感觉。

权力就像是罂粟花一样令人迷醉,不知道什麼時候,一个念頭就出现在了江玉燕的脑海中。

她既然能够掌控一个组织,那为何不能够掌控一个国家呢?嗯,可以先从小国家开始,比如元国!

仔细想想,清国如今没了气运,明国如今半死不活,处在夹缝中的元國几乎没有了威胁,掌握了赵敏就掌握了元国正统,她只需要扫平那些野心膨胀的蠢货就可以掌握元国了。

当然,摆在江玉燕面前的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那将元国皇室杀光的人,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麻烦,那赵敏的生命着实没有办法保证。

另一个便是赵敏女儿身的问题,在所有国家中,明国和清国是最重男轻女的,元国处于两个国家中间也差不了多少。

一个女人若是登上皇位,那肯定要引起很多反对,会平添很多麻烦。

不过幸好这两点都很容易解决,只需要把将军拉来坐镇就好了,她不信有谁能够威胁到将军,而对于将军来说,他应该也很满意自己给他找来的女人吧,毕竟将军蛮好色的!

“大人,前方有人拦截”

外面的水手突然间叫道,江玉燕有些好奇的走出船舱。

此时他们都在一艘货船之上,按照他们的计划再经过几个码头就到达出海口了,那时原本明军水师的舰船就会汇合,然后兵发神龙岛,将洪安通那个老头子解决掉。

只是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到达出海口呢,竟然就有人拦路了。

“有点快啊,在清国有什么组织可以比官方还快吗?”江玉燕好奇的问道。

韦小宝笑道:“还能是什么人呢,无非就是清国几个江湖组织罢了”

7017k

-----------本章节结束------------------------------------------------>>>

[ 上一章 ] | [ 下一章 ]

发表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