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至尊神皇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三千七百四十三章后手[原创]

“不要动明王拳!”张若辰行使这种神力,也可以称之为祖先神力。独角兽的光影出现在拳头上。两条长长的雷电交加的河流奔涌而来,拳头的力量在太空寺主体前迸发出来。以张若辰目前的体力,他打出了这一拳。力量可想而知。这势必会打断太空寺主10000重圈的发挥。“轰!”在太空神庙主体前的地面上,七神阵瞬间升起。

每一个神圣阵法都是太空神庙历史上最强的阵法留下的,而最弱的阵法则达到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顶峰。这是太空神庙数亿年遗产的结晶。用神阵保护庙主,用神阵杀敌。只要在太空神庙里,庙主就是无敌的,自古以来就有太多的牌要用。天坛主见张若辰被七道古神阵挡住,便说:“都说这是天坛,别说你了,就算你来了,也能立于不败之地。天坛传承千年不灭,难道你能撼动无限的自由吗?”

七个古老的神阵爆发了七种不同的恐怖力量,变成了数千英里长的金色空间裂缝,变成了布满星星和水果的天树,变成了可以轻易撕裂神的龙卷风漩涡。。。“空间的深刻意义掌握在我手中!”张若辰激发了他体内所有规则的空间神性模式,激发了空间的深刻意义,并不断冲击着古代的七大神性阵法。无论古七神阵的威力有多大,它们都是以空间为基础排列的,都会受到空间的深刻含义的制约。“大自由,大修炼,动摇不了天坛的种种细节。那九鼎呢?九鼎可以压制世界!”“给我修一下!”

张若臣制作了地鼎,进化了荒原世界,压制了一个古代神阵。另一座反神纪念碑是为了安置另一个古代神阵。这两个神圣的阵法被压制住了。突然,太空寺主体前的防守出现缺口,张若辰冲了过来。“太晚了!”太空神庙之主将这万个沉重的圆圈浓缩成了形状。掌心的光芒灼伤了他的眼睛,转过头来,手掌落在了张若辰身上。张若辰立即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死亡威胁,那就是慕容泰来,并没有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压力。

“红鼎!”张若辰喊出红鼎,飞到红鼎口前。如果他无法抗拒,他可以随时逃到丁中。“哇!”真神之光从边界形态演化而来,成为一个浩瀚的宇宙,这在空间神殿中得以体现,与从空间神殿主人手掌上掉落的无数阵列光图案相对,形成无数能量涟漪。“你的修养远远不够!”太空寺主知道,张若辰突破无量自由的时间还很短。即使他是一个年轻的祖先,他也能达到不可估量的中期的不可估量的自由,他已经到达了天涯海角!

他猜得没错,张若尘目前只将土道和金道修炼圆满,在修为上,与他的确还有数个层次的差距。

但,张若尘修炼的神道,乃是一品,足以支撑他跨境界战敌。

张若尘面对万重界和四方大宇印的镇压,身体时而缩小,时而恢复,肉身与空间对抗。

“古往今来,唯我一品”

张若尘的头顶、脚下、身前、身后,皆出现太极四象图印。

脚下的图印,有一片无边的神土显化出来。

四象中的少阳神山,是一座金灿灿的黄金山峰。

随着图印如同磨盘一般的旋转,竟是在不断吸收万重界的力量,搬运到四象之中,分散到张若尘的四方。

空间神殿殿主见张若尘逐渐稳定住颓势,心中之惊骇难以平复,自己百万年修行,又借了空间神殿的天时地利,在全力以赴之下,竟然无法将其镇压。

换做是慕容泰来,怕是也只有自爆神源,同归于尽的惨烈结局。

执掌九鼎其二的张若尘,显然比慕容泰来那样的诸天,实力还要更胜一筹。

“诸神听令,全力催动天圆地方神阵和吞星神阵,助本殿主,一起镇压元会巨奸张若尘,为天庭除害,为颜宫主、光明大宫主、荀阳子前辈报仇”

空间神殿殿主早已做好万全之策,传音殿外的诸神。

空间神殿的神灵,自是不用说,对殿主万分敬重,不会违逆他的命令。

而张若尘这个大长老,在位的时间太短,影响力差得太远。

其余的被张若尘抓进神狱关起来的神灵,心中早就怀着滔天恨意,如今机会就在眼前,自然会听命空间神殿殿主。

以天涯神尊、万尺神尊、八面神王等无量境强者为首的神灵,与空间神殿数以百万记的圣境修士,齐齐出手,各自打出一道光束,催动天圆地方神阵和吞星神阵。

空间神殿地底的神脉变得活跃,释放出绚烂璀璨的神霞,直冲天际。

一座座神殿离地飞起,数不尽的光束,向外飞射。

无数悬空岛和神山中,杀声四起,神力和圣气向外涤荡。

随着密密麻麻的神霞溪流涌向空间神殿,空间神殿殿主的气势节节攀升,神力越来越强,凝聚出来的万重阵法光图,越来越真实,像是无数真正的大世界镇压在张若尘头顶。

张若尘很清楚,一旦让空间神殿殿主完全汇聚整個神殿的力量于一身,别说是他,就算是不灭无量初期的存在置身与他现在的位置,也只有被重创和镇压的下场。

这不仅是诸神之力,更是一片天地的浩然力量。

阿芙雅到现在都没有出手,显然是还在观望,根本不能去指望她。

她能够不倒戈,就是大幸。

“修辰,替我挡住一瞬!”

张若尘暗暗传音。

日晷隐藏在张若尘脚下的神土中。

密密麻麻的时间光雨,从神土中弥漫出来,凝化成白色的明亮海洋,掀起千丈高的时间浪花,涌向万重界。

时间流速变得缓慢了下来!

刹那后,张若尘激发出玄胎中的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凝聚出一柄九彩色的始祖神力战剑,击穿一座座古之神阵,直向空间神殿殿主眉心而去。

随着修为大进,和剑道造诣提升,张若尘对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的运用,达到了更高层次。

但,空间神殿殿主已经吃过一次亏,自然是早有准备。

一串佛珠,从他瞳孔中飞出。

佛珠上,竟然亦是释放出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将九彩色始祖战剑打得崩碎。

串联佛珠的线断开,一颗颗佛珠,像一颗颗被压缩了的明亮恒星,围绕空间神殿殿主旋转运行,形成一道道空间纹路。

“这是空梵宁的佛珠!”张若尘道。

空间神殿殿主道:“不,这是迦叶始祖留下的佛珠。

空梵宁只是它这一代的主人!张若尘,你若无计可施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我恨渔逆神,但更恨不动明王大尊,弱水一族的劫难就是从他起,就是他留下始祖法旨让渔逆神取弱水,以守圣界”

躺在地上装死的小黑,与虚天沟通,道:“虚天大人,赶紧出手吧,你再不出手,张若尘怕是扛不住了!”

虚天站在小黑的神境世界中,悠然自得,道:“不急!看戏急什么急?张若尘这小子修为进步太大了,和渔净祯打了这么久,一点伤势都还没有,这个时候出手,他是不会感激本天的!”

“赶紧出手吧,本皇保证,他肯定对虚天大人感恩戴德。

一旦空间神殿殿主汇聚整座神殿的力量于一身,麻烦就大了!”小黑急道。

“哪里大了?他又不是天圆无缺?”

虚天显得很淡定,继续观察地鼎和洪鼎,在研究张若尘为何能够催动二鼎。

同时,虚天觉得空间神殿殿主底气十足,敢在天庭动手,必有所持。

好戏或许才刚刚开场!

“等等吧,阿芙雅那小妞还没有站队,等她背叛了张若尘,本天再出手也不迟。

本天这辈子什么女子没有尝过,唯有这美人始祖还是第一次遇到”虚天毫不隐藏自己的内心,笑得很是舒畅,觉得此行有意外收获。

若阿芙雅没有背叛张若尘,为了剑源和紫心天尊兰,他还真不好意思抢张若尘的女人。

阿芙雅这种极品,张若尘必视为禁脔,怎么可能放手?

而张若尘如今的修为,加未来的潜力,已经让虚天十分重视,本来没有什么仇恨,没必要去得罪,为自己树敌。

说到底,虚天是将张若尘视为了同道。

随天圆地方神阵和吞星神阵的力量,向神殿内部转移,张若尘压力越来越大,道:“你真以为自己对空间神殿,有绝对的掌控力?”

“什么意思?”空间神殿殿主道。

殿外,立身在天圆地方神阵和吞星神阵重要结点上的天涯神尊和曹北生,收到张若尘的传音后,立即停止催动阵法,继而打出战兵,击向离他们最近的神灵。

“噗!噗!噗……”

极短时间内,数尊神灵被打得神躯残破,鲜血飞洒,从半空坠落。

天圆地方神阵立即出现破绽。

“若尘大长老乃是天尊亲命,除了天尊,没有人可以杀他。

殿主包藏祸心,乃量组织隐藏在天庭内部的量尊,大家应当同心协力,助大长老,为天尊除天庭大害”

天涯神尊喊出这一声后,指尖打出一道光束,击穿天圆地方神阵。

神力波动,传到了外界。

“终于动手了!”

守在咫尺河边的赵公明看到这道光束后,立即调动体内神力,引动五行天地规则,凝出一柄五彩色的光剑,将咫尺河斩得断流。

继而,他骑着黑虎,跨过断河,战意滂湃的向空间神殿闯去。

黑虎长啸,蹄声震天。

赵公明和黑虎的身后,五行规则化为五种颜色的战剑雨潮同行,剑鸣声传遍西牛贺洲,震动各方诸神。

“好一个张若尘,果然是在空间神殿中留了后手”

阿芙雅晶莹欲滴的红唇,轻轻念出这一句,宽大的香袖一挥。

“哗——”

三百六十杆阵旗从白色的光明神辉中飞了出来,落向空间神殿的各个方位。

阵中,衍化出风雪大陆神阵,以隔绝天圆地方神阵和吞星神阵和神殿的联系,削弱空间神殿殿主的力量。

张若尘明知空间神殿殿主可能是量尊,而且短时间内会出关,怎么可能不在殿内留下后手?

要说服天涯神尊和曹北生,并不是难事,只需威逼利诱就行。

威,借的是天尊之威。

天涯神尊和曹北生的确是空间神殿的神灵,但他们对昊天的敬畏,远超对渔净祯的敬畏。

利,便是张若尘炼化奇瓦达母神和三煞帝君所得的神丹,只需给他们一些,就能让他们修为大增。

(本章完)

-----------本章节结束------------------------------------------------>>>

[ 上一章 ] | [ 下一章 ]

发表评论成功